出入境证件“全国通办”,公共服务改革驶入快车道

出入境证件“全国通办”,公共服务改革驶入快车道
3月26日,记者从当天上午召开的国家移民管理局新闻发布会上获悉,自4月1日起,中华人民共和国普通护照、往来港澳通行证、往来台湾通行证等出入境证件实行“全国通办”,即内地居民可在全国任一出入境管理窗口申请办理出入境证件,申办手续与户籍地一致。出入境证件“全国通办”,该消息一经放出,迅速获得舆论大力点赞。作为深化“放管服”改革的最新举措,此举给民众所带来的便利、所节约的成本,是显而易见的。根据测算,出入境证件“全国通办”,帮市民节省的交通费一项,就高达200亿以上。就此而言,这可以说是真金白银的福利了。当然,经济角度的效益或曰实用性价值,仅仅只是解读此事的切入点之一。此项新政策的重要意义,显然远不止于此。在最终宣布“全国通办”之前的许多年,出入境证件的办理规则和流程,其实都在进行着渐进式的探索改革。2012年以前,只能在户籍所在地办理;2013年开始,43个城市开始试点“特定人群”异地办证;2018年2月,放开省内异地办证;同年9月,实施全国范围内异地换(补)发出入境证件……回顾整个过程,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,这是一条稳扎稳打、层层推进的变革路径。而尤其值得注意的是,其不同改革步骤的衔接周期越往后越短,改革递进的速度则越往后越快。事实上,就公共服务事项的改革而言,出入境证件办理的前世今生,实则颇具代表性。从中,我们可以得出两个规律性的判断:其一,改革不会一步到位,而往往是边试边改、积小胜为大胜;其二,改革不是匀速的而是存在“加速度”的,一般都是速度越来越快。这其实很可以理解,此类改革最大的难点都是前端技术层面的,比如说资料上网、信息联通、数据建模等等,这些基础性准备耗时耗力,但一旦完成,后续便是一马平川。有别于涉及资源、权力、利益等二次分配的深水区改革,出入境证件办理这类公共服务事项的改革并不属于“难啃的骨头”。随着通用数据库完成录入和调试,理论上绝大多数证件都是可以异地办理的。从居民身份证异地受理,到如今出入境证件“全国通办”,其内在的门道是相通的。前者的实践经验以及技术储备,完全可以搬移到后者的场景下使用。随着一系列改革样本的成功,公众已在期待更多的后续跟进,比如说“结婚证”,是不是也可以“全国通办”呢?出入境证件“全国通办”政策,实则是公共服务改革切换到快车道后的最新成果。虽然有些改革步入深水区后可能会在一定时间内举步维艰,但公共服务改革却整体呈现出越往后越驾轻就熟的状态。优先把该改的、能改的改好,改革会如预期一样稳步前进。(然玉)

Leave a Comment